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图文日志·烎

仁者悦山,智者悦水,谁人悦偶?

 
 
 

日志

 
 
 
 

八百年文翰之风吹过松塘  

2014-08-09 10:5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居环塘而建

村里绿树成阴,孩童在玩滑板

村里很多古建筑,最为村民熟知莫过于区氏宗祠

荷池旁边的是宗祠家庙

承先启后牌坊

佛山西樵松塘村

文/ 羊城晚报记者 黄晓晴 图/ 羊城晚报记者 林桂炎 黄巍俊

故事·人文

壹 樵峰下八百年古村

正在中山大学读书的区国超出生在大年初一,因着此项,一直到他懂事,松塘村的乡里还会笑他:“阿超真会挑日子,看来是赶来兜利是的。”

正月里出生在松塘古村的男孩性格沉静,每当听到大人们这样说,也不回应,只是腼腆笑笑。

松塘村位于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上金瓯,是一个拥有800年历史的古村落。自宋以来,这个常住人口最多时也不超过2000人的村落,科甲蝉联、儒绅显赫,先后孕育出4位进士、7位举人。

惠珊的外婆家在松塘村,她小时候常到外婆家玩,村里的荟萃人文,多少曾听老人们讲过。不过,在她看来,那毕竟有些岁月了,因此,待她自己嫁到松塘村并生下国超姐弟时,并不太拿先贤的那些事来激励孩子。

在他们那栋静默无语的砖石木结构老屋子里,惠珊常跟国超讲的是,邻家的几位哥哥经过认真学习,在社会上站稳了脚跟,还带着父母过上了好日子,“向几位哥哥学习就好了。”

国超觉得母亲的话正合自己的心,便把话听进去了。因此,国超从小就不太将心思放在玩上,而是喜欢沉醉在书本里,连走路也捧着书本,边走边看。

松塘村虽历经悠长岁月风霜的洗礼,村内肌理依然严整,保存了大量明清古建筑,单就国超家所在的忠心坊来说,就有华帝庙、培元书舍等等;长街深巷里,还生长着许多树木,如龙眼、水松、古榕等。绿树映衬下的青砖黛瓦,更显得清幽古朴。

松塘村内有一座翰林门,两侧对联书写着:“古来数百年世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等事业还是读书”,相传是松塘村走出的第二位进士区谔良所作,恰恰也正是后生区国超的真实心境。

小时候,国超上学总要经过翰林门,直到上了中学,从历史课上知道中国科举制度后,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松塘村原来是那么的“威水”,出了那么多进士、举人。“原来进士是很难考的,要经过乡试、会试、殿试,就像现在要参加全国统考一样。”这个发现,着实让国超心头一惊。小学、初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他,曾心高气傲,这下,他赶紧收起傲气,暗下决心要再攀高峰:“先人能在全国脱颖而出,进入翰林院,我今天这点小成绩算得什么?要努力,希望以后能做出点什么、留下点什么才好。”

贰 木杆已朽,旗杆石犹存

淑青比国超小一岁,住在松塘村里的华宁坊。虽离忠心坊不远,但淑青跟国超并不熟识,“只是听说国超哥在学业上很用心,成绩很好。”

相比起国超,淑青这个女孩子反倒活跃一点。暑热漫漫,她会跟坊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到村内的塘里游泳戏水。松塘村有七个塘,或深或浅,塘水清澈,儿童择浅塘游泳。

与华宁坊一塘之隔的宗祠广场是淑青和小伙伴们爱去的地方。广场边上的大榕树下有一座孔圣庙,供奉文昌、孔子、魁星三位圣神。村里人每逢子弟入学、考试、履职、升迁以及年中四时八节,必来祭拜,祈福许愿。每次临考时,淑青的母亲也会带着她到孔圣庙许愿。

区氏宗祠的大门上挂着一副门联:“华山乔木千章秀,春水支流万派同”,淑青曾问母亲,那是什么意思;区氏宗祠门前广场竖立着不少刻着字并描红的石碑,淑青又好奇地问母亲,那些是做什么用的。她母亲不太能解释得完全,只是告诉她,那些石碑是旗杆石,古时,科举考试中了进士或者举人后,村中便会竖起一根碗口粗的旗杆,悬挂着旗帜,旗杆底部由旗杆石固定,石上刻着及第人的姓名和名次。由于年代久远,木杆早已腐朽,仅留下旗杆石。

“区大典,光绪癸卯举行辛丑壬寅恩正并科二甲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区湛森,光绪三年丁丑科三甲进士,钦点内阁中书……”读高中时,淑青也开始了解松塘村的威水史。有时,她站在旗杆石前,默念着上面的字,心想先祖们为避兵乱,自南雄珠玑巷南迁,定居松塘,虽偏居一隅,志向眼界却不为所限,真可敬可佩。她也暗中激励自己要向上。

叁 走出松塘村的国超和淑青

虽不熟识,但同居松塘村,共沐八百年文翰之风,国超、淑青又同样受着先贤奋发精神的感召。前年,国超考上中山大学;去年,淑青考上华南师范大学,先后走进了高校深造。松塘古村积淀着的人文气脉,既镌刻着松塘人的过去,也孕育着松塘人的未来。

近几年,松塘村重拾传统,操办“孔子诞”,一来是参拜至圣先师孔子,二来是奖励当年考上大学的优秀学子,激励后生。松塘村崇文重教,外界很少有人会想到在商品经济发达的佛山,还有这样一个岭南乡村在全力守护着数千年的文化传承。

国超和淑青都曾在“孔子诞”上受奖。国超记得,他参加“孔子诞”当天,人们敲锣打鼓,舞动醒狮,松塘村热闹非凡,如过大年,广佛两地上万名乡邻、游客共庆盛事。“其实我们上台受奖的意义更多在于激励台下的后生。”在国超想来,这个传统活动更多的是传承,是让八百年翰林之风拂过村里咿呀学语的孩童。

一直至今,每逢年节,国超和淑青还是会赶回松塘。松塘村大年初四有“出色”、清明要拜太公、六月廿四是关帝诞、八月十五“烧番塔”、国庆有孔子诞……这些都是他们顶爱参加的传统活动,尤其是烧番塔。

每到八月十五,村民们会用砖头砌起一座筒形的塔,砖头与砖头之间留有小孔,然后,将禾秆等放进塔内燃烧,一是庆丰收,二是庆团圆,希望日子烧得红红火火。

父辈们年少时,会“随街随巷”去“签揸老糠签揸稈”,把讨来的禾草和秕谷放进番塔中,让塔内一直火红;到了国超和淑青这一辈,村里已经无处可讨禾秆和秕谷了,禾秆和秕谷只能由掌事的乡亲从高明、三水买回来,即便这样,他们也依然欢喜。那漫天的星火,带着乡亲们的欢呼,带着乡亲们的憧憬,腾空飞扬。

淑青说,早几年,一位前来采风、偶然路过她家门口的华南理工大学教授曾问过她,生活在松塘,对她人生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当时,她回答得不很清晰,如今想来,“大概是先贤的奋发向上之精神,已潜移默化融入了松塘人的骨髓中,成为一种力量,支撑着松塘村的整个族群默默向前”。

今天,走出松塘村的国超和淑青,眼界大开。他们将外面世界的清新之风,也带回了松塘村,荡涤着村里年轻人的心。古老文脉与现代文明的交融,定能让这片厚重的土地焕发新生机。

---------------------------------------
穿过松塘村门楼,便进入了古村。时值正午,村人多在家进餐、休憩。也有老人眷恋村头古榕下的阴凉,饭后手持大蒲扇,慢慢踱步而来,择地而憩,身旁还有不知谁家的大黄狗摇动着尾巴来回走动;远处,可见三两孩童在嬉笑打闹……

村里的负责人区信鉴介绍,松塘村目前有村民约1700人左右,村民舍不得抛弃这份静谧和怡然自得,多还居住在村里,哪怕在外面已经购置了房屋,工作之余也会回来小住。漫步长街深巷,喝着古井水,听着熟悉的乡音,这些都让村人心安。

而让这坛酒更香醇的,是人的那种亲情。

要去寻访的区淑青家,这是一座青砖民居。不巧一家人正在进餐,不好打扰,便讲好回头再来。从门口往里看,淑青家的老屋稍显昏暗,不过,一家人围坐吃饭,不时发出欢笑声,又让老房子有了生气。

见有人来访,淑青邻家的婶婶从青砖老宅里探出头来打招呼。祖祖辈辈在一个村里生活,乡亲们彼此多是认识的。或许因为这样,淑青才会说:“生活在哪里没关系,只要心在这里就行。”

让忠心坊的惠珊津津乐道的也是这里的乡邻关系融洽。“至今每至大年三十,还会齐聚吃团年饭,俨然一家。”她说。

村里的传统活动,如大年初四“出色”巡游、孔子诞、关帝诞、中秋“烧番塔”以及重大节庆日舞龙狮、唱大戏等,虽然在一些年月因特殊的原因被迫停止,但只要缓过来,村民们又慢慢将这些民俗拾起来,并希冀流传下去,因为这就是松塘村式的生活,它让松塘人走得更近。

在松塘村,不难听到前来参观者感叹,虽然南海的古村落很多,但是像松塘村保存得这么完好、这么系统的就比较少见了。

来自中山大学历史人类学研究中心的刘志伟教授是广东“十大最美古村”的评委之一,他曾三次走访松塘村。讲起走在松塘古村的感受,他说,走进松塘村的每一条巷子都能有不同的感受,每一个拐角、每一口古井的清泉,都流露着古代村民在这个村落里的生活轨迹,这说明这个古村的灵魂仍然存在着。或许,刘志伟点出了松塘村的魅力所在,那便是,它是“活着”的,时至今日,松塘村人依旧按照历代先贤的榜样行事为人,敬重祖先,崇文重教,维系和追求邻里关系和谐,为村庄建设捐钱出力。

稍深入了解,便可以知道,松塘村依然保持自我,与高度的本土文化自觉有关。

村民区信鉴说,松塘村人一般不会舍得将老房拆掉,若要建宽大的新房一般会另择土地。而村民们还自发制定并全体表决通过了《西樵镇松塘村村规民约》,要求村内的有证土地、祠堂、民居等项目的改造,应当保持古村岭南建筑风格。

自改革开放始,松塘村周围一些村庄因纺织工业拆迁建工厂,外来人口涌入,为了生活不被打扰,村民们立下规定,不将房屋出租给村外人,使得松塘村遗世独立,犹如世外桃源。

此外,一些村里的知识分子和父老还自发地搜集村庄的人物、历史、地理、建筑、传说等史料,希望让松塘文化为更多人所知并传承。村民区秉忠老人2005年至今已自费5万多元编撰了一本书籍,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呈现松塘村开村以来的古楹联、古诗词、风俗习惯、轶事传说等。多年来,老人的走访对象已逾400人。

2010年年初,松塘获得了省级与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的称号,古村开发逐渐成为议题。村民们并不拒绝开发古村,但如何保持松塘村原本的样子,虽尚未有很完美的答案。不过,不论是村民还是政府,都有一个共识:松塘村的开发不会把原住民迁出,要在保留松塘的原貌和风土人情中进行,要以“活化”形式进行。

如今,松塘村正计划依托国家5A级景区西樵山的辐射效应,将松塘村列为重要配套旅游景点,山上山下联动发展。

---------------------------------------

督办幼童留洋的区谔良

2014-08-09 05:23:00

村里的老人在晒丝瓜

松塘村文风鼎盛,人才辈出,仅在明、清两代,至少培育出4位进士、7位举人,其中3人入翰林院,因而松塘村又有“翰林村”的美誉。

在这些进士和举人中,区谔良、区大原、区大典等最为出名。

区谔良,清同治十年(公元1871年),辛未科二甲进士。为了践行“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治国方略,1872年清政府决定选派幼童赴美国留学,容尚谦、欧阳庚、詹天佑等一批孩子报名,走向大洋彼岸。1875年,区谔良被李鸿章保奏,与容闳常驻美国,共同督办幼童留洋事宜。他还曾得到慈禧太后御笔“福”字赐赠。

区大原和区大典是同族兄弟,同在光绪年间同科中了进士,双双被皇帝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兄弟同科中进士、同被圈点为翰林的在中国古代科举中并不多见。现在,区大原故居“司马第”、区大典故居“太史第”还保存完好。

至近代,松塘村又培育出了著名的中国妇女活动家区梦觉。区梦觉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在蔡畅和邓颖超的领导下,参与组织广东省妇女运动。松塘村至今仍珍藏着一张打倒“四人帮”后,区梦觉与邓颖超相拥而泣的黑白相片。新中国成立后,区梦觉曾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务书记,当选为中共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广东省政协主席、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2010年年初,松塘村荣获省级与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的称号。

点评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罗阳:

村民世代崇文重教,繁衍不息,这里除了独特的自然景观和统一的建筑景观,历史人文景观亦极为丰富,无疑是全国古村落保护的典范。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副教授杨小柳:

松塘村带给我们强烈的学术兴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松塘村引人入胜的价值所在:高度的地方文化自觉,与村庄生活场景的保留。地方性的文化和传统已经内化为村民的一种独特的精神气质和文化传统。

--------------------------------------

宋代区世来:樵峰山下开新村

2014-08-09 05:23:00

古老的青砖民居

据松塘村区氏族谱记载,宋理宗(公元1225-1264)年间,先祖区世来(宋朝儒士区桂林之子),因躲避战乱,偕弟侄,自南雄珠玑巷沿水路南下,迁徙至广州府南海县江浦司鼎安都金瓯堡九图乡,在此开村,以姓为村名,名曰“区村”。

来自于南雄珠玑巷的区氏先祖,为何就钟情于斯而交心于斯?据载,松塘村傍岗而建,地形似飞燕展翅,且燕头正对樵峰古地,有“燕子傍岗飞,代代着朝衣”之说。

村民区振作老人说,关于松塘村的奥秘,从一对楹联也许可窥见一斑——“松蟠朱顶鹤,塘跃锦鳞鱼”。松与鹤,均属中华祥和、耋寿的象征;鱼可化龙,逐流出海,走向无限。据《松塘村古名胜纪》所载:村南“舟华岗上有乔松,不知年代,高逾百尺,大可十围,秀丽如伞,凉风乍起,则清声远播,满壑洪涛”、“先有古松,后才有区氏村庄,而加上相传开村三百年后开挖村中心的那一片数十亩的水塘,因此,后来,‘松’‘塘’连理成就了新的村名。”

至于村子布局,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唐孝祥说,这里面包含一定的易学哲理。松塘村三面环山,倚岗列建,村内七个池塘从东向西延伸,构成了松塘的村心;古老的青砖村居环塘而建,排排村居间隔以巷,百巷朝塘,巷巷归源。

目前的松塘村,三百多年前的夹板泥墙古屋和一百多年前的镬耳屋,保存完好者不少。民居之外,因各代都会建祠堂,因此村内还有为数众多的宗祠家庙,池塘北边,自西至东有区氏大宗祠、大夫家塾、六世祖祠、东山祖祠、樵侣祖祠、世大夫家庙和存石祖祠等,加上家塾书舍、古井古树等点缀其间,构成松塘完整的历史风貌。唐孝祥说:“在佛山乃至岭南地区的丘陵地带,建筑肌理保存如此完整的村庄是十分少见的。”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