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图文日志·烎

仁者悦山,智者悦水,谁人悦偶?

 
 
 

日志

 
 
 
 

抗战老兵忆在越南受降:日本兵很多还是孩子  

2014-09-09 17:1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9-09     来源:重庆日报

核心提示:“这些日本兵里,有很多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其实很想家。”连年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对于日本国内的人民来说,战争同样也带来巨大的创伤,“我和这些孩子聊天,他们说到家人时,都会泪流满面。”

本文摘自:重庆日报2014年8月22日,作者:陈维灯,原题为:《“我在越南亲历日军投降”》

“8年,一寸河山一寸血。经历过,就会刻骨铭心。能打得小鬼子投降,谁不高兴……”

8月21日上午,在位于渝中区七星岗的黄埔同学会,87岁的黄埔老兵刘永庆忆及往事,不禁唏嘘,说到动情处,更是眼含热泪。

窗外,阳光温热,中山一路上车水马龙。

恍惚间,刘永庆又置身于黄埔军校第5分校的课堂里。窗外,昆明五华山麓、翠湖西畔,喜极而泣的人群蜂拥如潮水……时间回到了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刘永庆

云南大理巍山人,现为重庆黄埔同学会会长。1943年考入黄埔军校第5分校,后编入国民革命军第60军。在东北战场上,随部队参加了长春起义后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参加了辽沈、平津、渡江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凡是能敲响的东西,都可以拿来庆祝

“中午的时候,街上人非常多,听见卖号外的喊,知道日本投降了,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出生于云南大理巍山,刘永庆在1943年考入设在昆明五华山麓的黄埔军校第5分校,成为黄埔军校第19期学生,“读军校,就是为了打小鬼子。”

刘永庆记得,在昆明读高中时,为了躲避日军空袭,他和同学们只能躲在农村的茅棚里上课,“那是对小鬼子恨得咬牙切齿。”于是,高中毕业后不满18岁的刘永庆报考了黄埔军校,立志杀敌卫国,“谁想到,还没毕业呢,小鬼子就投降了。”

日本投降,整个昆明城都沸腾了,但校方怕出乱子,不仅收缴了同学们的枪支,甚至不准他们出校门。

“不拿枪可以,不出校门可不行。”刘永庆和同学们冲破卫兵的拦阻,挤出校门,加入了庆祝的人群。

“人们举着各式各样的旗子,奔跑着,欢呼着。沿街店铺里,只要能敲得响的东西,都可以随便拿来敲起,拿来庆祝。”在刘永庆的记忆里,1945年8月15日的昆明,是饱经磨难后的悲愤难抑,是一寸河山一寸血保家卫国后的悲喜交集。

当时在越南的日军,很多还是孩子

“以为日本投降了,也就没机会接触日本兵了,没想到还是遇上了。”日本投降,打破了军校原本的教学安排,原本要学满3年的刘永庆,在日本投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提前毕业,并被分入国民革命军第60军,成为一名少尉排长。

让刘永庆没有想到的是,到第60军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赴越南接受日本投降。

根据《波茨坦公告》,中国和英国派遣军队进入越南接受日本投降。北纬16度以北由中国军队接管,北纬16度以南由英国军队接管。中国陆军第一方面军(包括滇军60军、93军)司令官卢汉上将率部进入越南受降。

“受降仪式是9月28日在河内越南总督府进行的,日本的投降官兵主要集中在河内、海防、土伦三个区域,称为‘日军集中营’。”而刘永庆所在的部队则负责海防区域日军官兵的受降和看守。

“这些日本兵里,有很多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其实很想家。”连年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对于日本国内的人民来说,战争同样也带来巨大的创伤,“我和这些孩子聊天,他们说到家人时,都会泪流满面。”这样的情形,刘永庆仍记忆深刻。

只有国家强大了,人民才能不受欺侮

在海防,刘永庆和战友们充分感受到了战胜国的自豪,“那些日本军人,无论官衔大小,遇到中国军人,必须敬礼!”

这样的自豪感,让当时甚至在国内几成废纸的官军券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我们去越南之前,每个人发了很多官军券,一开始能买好多东西,后来就不值钱了,一沓官军券还买不到一包烟。”几成废纸的官军券,被很多战士直接丢弃,但刘永庆却舍不得丢弃崭新的官军券,他还把其他人丢弃的官军券收集起来,装在了一个小匣子里。

“到了越南,这些官军券都成宝贝了。”让刘永庆和战友们没想到的是,作为战胜国的货币,官军券在越南受到了极高的礼遇,“一张官军券,我们十几个人可以在餐馆里随便吃。”

官军券的升值,让之前丢弃官军券的战士们后悔不已,他们纷纷找刘永庆讨要官军券,而刘永庆也毫不吝啬,“我总是随手抽出一沓,数都不数就直接给出去了。”

“当时也很感慨,很难想象,如果我们是战败国,别说是货币,就连人的生命都会被随意践踏。”尽管并未参加对日作战,但在海防的经历,让刘永庆深刻体会到,“只有国家强大了,人民才能不受欺侮。”

海滩上,日军劫掠的物品堆成了小山

1945年10月初,美军开始通过登陆艇将在越南的日军遣送回国。

“所有中国军队受降的日本军队,都是在海防港上登陆艇的。”成群结队的日本兵,汇聚在海防港。这些日本兵,虽然已经被解除了武装,但依然极为自律,按照自己所在的部队建制列队、扎营。

在等待登陆艇的过程中,这些日本兵不仅没有人逃跑,还在自己的营地里,安排了人进行值守,防止有外人闯入。

“他们不敢逃跑的,在我们的看守下,他们还能吃饱。越南人对日军恨之入骨,这些日本兵如果跑出去,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正因为如此,中国军队对这些日本兵的看守也极为宽松,甚至允许他们出去逛街、喝咖啡。

但有一件事,让刘永庆至今想起来,依然恨得咬牙,“遣送这些日本兵回国,是有规定限制他们带多少行李和财产的。”许多日本兵就在登船前,将身上多余的物品丢弃在海滩上,“这些丢弃的物品中,不仅有金银珠宝,也有古董等,全部都是从中国、越南等地劫掠的。”

刘永庆介绍,从海防港被遣送回日本的日军大约有近4万人,他们丢弃的物品,在海滩上堆成了一座座小山,“后来,中国军队安排了部队对这些物品进行了接收。”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