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图文日志·烎

仁者悦山,智者悦水,谁人悦偶?

 
 
 

日志

 
 
 
 

从社会心理学角度看,为什么网络上容易出现极端行为?  

2015-01-09 10:3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学了没”——社会人自己的公社。传播社会常识,分享社会学点滴,发出社会人自己的声音。微信号:socialor


社长说

微博上的对骂,粉丝团之间的互掐,全都来势汹汹,怒气爆满。还好这不是现实。以防万一,社长还是搬张小板凳去旮旯里坐着吧。



在网络上出现的争吵、欺诈、或是人们的抱团、称赞……都比现实生活中来得迅速、强烈。似乎人们的情感在网络上都被不同程度地放大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这个现象在心理学里叫去抑制化(disinhibition),去抑制化也分为两方面:良性的(benign disinhibition),也即在网上会做出更多的亲善行为,如对英雄的褒扬等等;负面的(toxic disinhibition),也即一些攻击性言论等等。有时候这两种行为还会混杂出现。

最早对这种现象进行归因并且影响广泛的理论解释是JOHN SULER在网络心理与行为期刊上提出的,他将这种现象归因为6个方面:

1、匿名性(dissociative anonymity)。

这是大家直觉上认为网上去抑制行为出现的关键原因,毕竟匿名状态下行为成本显著降低,不用为行为负责也即意味着网上行为可以更放肆。不过已经有实证研究推翻了我们的这种直觉认识(我会在后面说)。

2、互相不可见(invisibility)。

我们常说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在网上我们便没了这种顾虑,抠脚大汉可以敲得一手温润如玉的字,文弱书生也可以在网上横刀立马;不必刻意去符合自己的现实形象,言语间更放得开也就不难理解。

3、交流不同步(asynchronous)。

别人在评论里说一句,我可以第二天再回复他。因为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斟酌回应,也就有了更多的机会给自己轻率的言论洗涤;所以在一开始,就不会对轻率的言论有太多顾虑。

4.过多的自我投入感(intrapsychic introjected)。

由于前述23原因的影响,我们在网上交流时看不到别人的表情和及时反馈,所以我们常常是在没太理解别人感受和观点的基础上自说自话,这样的表达显然也更缺乏抑制。在一些网上争论中发现两个人分明说的是同一个观点,却吵得不可开交。这在现实生活中是更容易避免的——一旦你发现对方说的其实是同一观点,不等对方继续长篇论述,你便可以打断他了。而对方一旦展开论述,你很可能在对方长论中发现自己不同意的细节,于是又吵成一片。

5.与现实分离的形象(dissociative imagination)。

我们很多人在知乎上是实名的,但并不意味着现实中的TA与知乎上的TA是完全一致的。由于第234点的影响,我们在网上更容易表现出一个“理想性的自我”,比如在社交网络上大家通常比在线下表达出更多的积极情绪,这样塑造了一个更容易得到社会认同的形象。这一点会让人在网上表现得更亲社会,也有可能表现得更加道德他律,严词批判那些现实中他可能会沉默的不道德行为。

6.权威被弱化(minimization of status and authority)。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在大人物面前说话战战兢兢的经历,而在网上由于不是面对面的交流,并且因为前述的第234点,网络提供了跟大V们接近平等交流的平台。这样的前提下,我们的网上行为因为少了权威的束缚,更放肆也就不奇怪了。

6点原因都不是单独起作用的,在不同的情境下,不同的原因起着主导作用,并且还有一些因素可能是目前还未受到重视的。实证研究正在步步为营地找出真相,比如11年发在Computers in HumanBehavior上的一篇实证研究就证明了对于负性的去抑制行为(网上谩骂等),缺乏目光接触(eye contact)比匿名性(dissociative anonymity)发挥着更重要的作用。

另外也有研究证明人们在网上表现出的人格与线下人格是基本一致的,但是人们可能会在网上将人格维度表现得更突出。

大概说这么多,最后贴上参考文章,有兴趣的可以翻查原文:

Lapidot-Lefler, N., & Barak, A. (2012). Effects ofanonymity, invisibility, and lack of eye-contact on toxic online disinhibition.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8(2), 434-443.

Suler, J. (2004). The online disinhibition effect.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7(3), 321-326.

Qiu, L., Lin, H., Ramsay, J., & Yang, F. (2012).You are what you tweet: Personality expression and perception on twitter.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46(6), 710-718.


2015-01-08熊希灵社会学了没


文章来源:

知乎每日精选

本文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用于学习和观点交流。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